44年日军冒国军炮火飞机强修郑州黄河铁桥南下打豫中 – 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提供简单易用的开发工具及广泛的软硬件支持 - 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

扫码订阅

44年日军冒国军炮火飞机强修郑州黄河铁桥南下打豫中

凤凰网

抗战中的黄河铁桥

1937年“七七”事变后,沿平汉路南下之敌,是土肥原贤二率领的侵华日军主力第十四师团。按照作战计划,该师团须在1938年2月8日前攻取新乡。新乡位于平汉、道清铁路的交叉点,北制安阴,南扼郑州,黄河大铁桥为南下唯一通道。

1938年2月12日,新八师奉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之命,由郑州开赴黄河铁桥两岸布防,并受命在强敌逼近北岸之际,炸毁黄河铁桥,使敌机械化部队不能长驱直入郑州。

2月13日,新八师师长蒋在珍乘火车由郑州出发,到达黄河南岸车站,在此设前敌指挥所。晚饭后,蒋在珍命令师部作战参谋熊先煜赶往黄河铁桥,向先期赶到的工兵连了解炸桥准备情况。指挥所离黄河铁桥约3里远,熊先煜带了两个卫兵,以手电照路前行。沿途有自北岸过来的大批逃难百姓。

熊先煜到达桥上,工兵连连长周玉睿跑步上前报告,称该连已开来3日,各项准备业已完成,对炸桥确有把握。周玉睿还说,漳河以北之敌,连日沿平汉路南犯,第二十九军各部迎击于安阳、汤阴、汲县等地,战斗惨烈无比。每日有大批伤员过桥,据悉二十九军力不能支,已逐渐南移,日军正由汲县南下,很快将驶抵黄河北岸。午夜两点,熊先煜才赶回指挥所向蒋在珍汇报。

2月15日午饭后即接上级通知,豫北情况紧急,二十九军将向山西转移,新乡已不能保;命令工兵于当夜11时开始装药,长官部派工兵组长前来指导技术事项,待命炸桥。16日凌晨5时,蒋在珍师长接战区司令长官程潜命令:新八师掩护并指挥工兵连炸桥,固守黄河南岸阵地。

蒋在珍放下电话,目光落到熊先煜的脸上,一字一板地说:“熊参谋,炸桥的命令已经下达,指挥工兵连实施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准备一下就去桥上吧。”

17日拂晓时分,一切准备就绪。熊先煜与蒋在珍师长、朱振民参谋长及指挥所军官齐集在两岸桥头上,等待由新乡南开的最后一趟列车通过铁桥,然后即行发出炸桥信号。

列车过桥后,傅衡中奉命率领掩护部队立即撤向南岸。

此后蒋在珍师长向熊先煜下达了炸桥命令。熊先煜高举信号枪,发出3发白色信号弹。顿时,此起彼伏的爆炸声震天动地,黄河铁桥笼罩在滚滚烟团与频频闪烁的火光之中。

爆炸声停息后,熊先煜和周玉睿立即上桥检查。岂料,因技术原因,铁桥仅被炸坏了3孔而已,其余的97孔虽已是遍体鳞伤,不过是被炸药崩掉了一层“皮肉”,一个个巨大的桥墩依然挺立在滚滚江涛之中。此时天色渐亮,前方情况不明,黄河以北又无部队作战,且地势平坦,铁轨未及破坏,日军机械化部队还可以通过铁轨行动。

蒋在珍亲赴桥上,令熊先煜继续督促爆破,尽快将铁桥彻底炸毁。并命傅衡中率4个营的兵力火速重返北岸据守,若敌前锋逼近,以死战来争取炸桥时间,擅自撤退者,一律就地枪决。

自17日凌晨至19日傍晚,整整三天两夜时间里,执行炸桥任务的官兵无一刻不在桥上,无一刻合眼。

而这3天时间里,土肥原师团攻占新乡后,因被且战且退的宋哲元残部吸引去了晋南,故并未沿平汉路南下袭取郑州。熊先煜每日无数次来回穿梭奔走于铁桥上,督促作业进度。建造这样一座大桥实属不易,而要毁掉这庞然大物,也绝非轻而易举之事。每一次爆破,只能给大桥造成局部的破坏,工兵装填一次炸药引爆一次,如此反复进行。

19日中午,指挥这次炸桥任务的熊先煜突然听到南岸桥头处人声喧哗,不少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纷纷向桥头跑去。熊先煜也大步赶到,原来是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们在铁桥的右栏杆上部发现了一块铁碑。战士中能识字的不多,许多人嚷嚷着:“请熊参谋念念,请熊参谋念念。”熊先煜仰头匆匆浏览了一遍,顿时有乱箭穿胸之感。他高声念道:“大清国铁路总公司建造京汉铁路,由比国公司助工,工成之日,朝廷派太子少保、前工部左侍郎盛宣怀,一品顶戴署理商部左丞唐绍仪行告成典礼。谨镌……以志,时在清光绪三十一年十月十六日。”熊先煜怆然涕下,泣不成声……

至19日傍晚,熊先煜查知水面自39孔起,至82孔止,其间桥面均已遭严重破坏,即便日军夺去,也需三年五载方能修复。此时从南岸望去,有桥床爆倒和桥墩爆塌,桥床桥墩均爆破落入水中。巍巍然钢铁长龙,此时恰似被肢解折断的骨架,或没于水中,或露于河面。至此,建于清朝末年的黄河铁桥被炸毁。此后日军主力6年因黄河上没有桥,和花园口决口造成的黄泛区的阻隔,不能发动大规模渡河进攻。

44年日军冒国军炮火飞机强修郑州黄河铁桥南下打豫中

然而黄河北岸的日军竟然在1944年的“打通大陆交通线”战役之前,将被炸毁的铁桥修复了。当时黄河南岸有国民党军的炮兵。他们的任务就是用炮击阻止日军修复黄河大铁桥。

黄河铁桥被炸毁后,日军曾多次试图在黄河上建桥,结果都被中国军队的炮弹打断。但后来日军的架桥机来了以后,情况就不同了。这部架桥机架出来的桥,上部有钢架保护,而且所用钢板极厚,国军的“七五炮”打到桥上根本没有破坏作用

日军战史记载,当时日本大本营一个参谋上校把“打通大陆交通线”的命令下达到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那里,冈村宁次当即拒绝。冈村宁次说这个仗没办法打,需要重新架设好黄河铁桥才行。当时日军这样的设备只有一套,堪称“国宝”,是关东军准备打苏联渡鸭绿江用的。最后日本大本营同意了冈村宁次的要求,1944年元月,架桥装备抵达。

在日军用架桥机架桥的时候,日军还调来了重炮部队进行火力压制。一个大队的150毫米榴弹炮、一个中队的100毫米加农炮每天轰击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里,中国军队的炮被打得藏在山洞里出不来,任由日军修桥。就这样,黄河大铁桥在国军眼皮底下步步地向黄河南岸延伸,三月下旬,大桥修通了。

1944年4月17日,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的战役开始。豫中会战打响后,拉开豫、桂、湘大作战的序幕;国军节节败退。抗战胜利后,日军110师团的军官与第21集团军的参谋一起开会研讨豫中会战,日军官说,他们没法破坏黄河大铁桥,大桥一修成,胜负已分

或许人们有疑问:为什么盟军的轰炸机不来炸黄河铁桥呢?从网上资料看,盟军的轰炸机是前往炸桥的,不过架次太少;同时,日军的地面防空炮火格外猛烈。请看下面有关资料摘编。

1944年三月九日上午九时,在西安机场的作战室被派遣出任务的空勤人员齐集在一起,听候由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的“老美”参谋讲述轰炸铁桥方案。从一块橡胶模型图来看,只见河岸两边距离甚宽,河的中间是流水与沙滩,由北至南有条长长突出的桥。人们一看,心里就明白这是黄河铁桥无疑。得知原来是这一任务之后,尤其是在场的“老美”,面色显出特别的凝重,个个两眼直瞪向模型图上,这简直就是向死神宣战的危险任务。

此次出击,只出动B-25机两架,每架挂有五百磅重延期信管炸弹六枚。一架B-25J型机,全机共有九人(内有两人是随机见习员),全部是“老中”。另一架是B-25H型,上面有3 个老美飞行员韩德森和两个炮手,其他是中国军人。

翌日三月十日上午八时出击前,“老美”参谋特别提示说:“黄河铁桥南北两处桥头,及各个桥架上的各种口径高射火炮极多。据昨晚的情报说,日军已从北面的石家庄、南面郑州各地急抽调不少火炮前来部署增援,各种口径的炮数目共约二百门之多,请各人特别留意,祝各位好运!”

前后飞了约两个小时,平汉铁路已横在眼前,飞机由六千呎高向右急转,沿着铁路线朝南直向黄河铁桥急冲,转眼间飞机的速度已由一百八十英哩,一下增加快速到三百英哩,冲了五、六分钟,飞机离桥头还有一两公里时,前面的空中,突然出现一小堆一小堆的黑云,向飞机扑来,跟着到处火光闪闪。这是地面高射炮火。待飞达桥头时,小黑云急然变成大黑云,闪光之密有似国庆时放烟火一样,满布了红色、绿色、白色的火光,一波接一波迎来。

当飞机在桥头上空把炸弹投掷之后,此时距桥顶的高度只有六、七十呎高,飞机不断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驾驶舱顶的逃生舱盖,早已被打中飞掉,一阵猛风罩下,陈锡铭头上的羊皮厚帽也不知去向,只见飞行员韩德森的头脸血喷如泉,座舱处处血渍,韩德森已晕倒在驾驶盘上。飞机无人操纵瞬即向左边桥旁河面下冲去。陈锡铭立即抢得驾驶盘,死力把飞机从水面上拉起,此时已有不少水花溅上来,真是千钧一发。陈锡铭急将两个发动机的油门向前推至尽头,发动机声狂吼如雷,同时他又听到机后哒哒不断,原来是炮塔上两个“老美”炮手奋力向桥上的高射炮位反击。飞机经过挣扎爬高几秒钟之后,终于脱离现场。天哪,我们战胜了死神。

当飞机爬上三千呎时,后舱两个炮手跑过来将陈锡铭头上的长颈巾解下将韩德森的头包扎起来为他止血,一个协助调整各系统的操纵。经过检查之后,陈锡铭要他们快回至炮塔,防备有敌机追来。至于此时飞机受损的情形如何?能否继续飞行?无韩德森来驾驶又将如何?难道置韩于不管,他们三人全体跳伞,都是问题所在。幸而韩德森此时已慢慢清醒,陈锡铭将他扶正端坐座位上,不久即能开口说话。他头上的血也已止住。机外的冷风吹袭,流出的血已与裹在头上的颈巾结成一顶血帽。陈锡铭问他能否协力一同飞回西安落地,否则让他先跳伞?韩德森说:让他尽力来试试。结果沿途顺利飞过了潼关,在西安降落时,飞机远远低空进场,安全落了地,结束这次难忘的出击。

陈锡铭不是机上的飞行员,能在飞机最危急的关头,使出混身的解数,将坠至河面的飞机救起,不但救了他自己,也救了全机的人。奇迹!

当年飞行员韩德森只有二十岁,二个老美炮手也不过二十二、三岁,陈锡铭二十六岁。后来军医从韩德森的头上共取出七粒弹片,是一颗高射炮弹碰到座舱的钢板爆炸而来,所以驾驶舱的仪表都被打的稀烂,机尾上的尾翅,几乎打掉一半,全机上的弹孔有百多个。坐在尾炮塔那位炮手告诉陈锡铭说:“当飞机由河面拉起来的时候,他的脚已在河水上了。”

至于那架J型机不知下落。直至一个月后,才得到地面情报说,那架飞机在离桥头前一公里的上空,就被高炮击中爆炸。全机残骸散落在一个农庄附近,机上的九个人,无一能幸免。

………………………………………………………………

由上述资料来看,此次轰炸没有成功,未炸毁黄河铁桥。

通过黄河铁桥的被炸毁和修复可以看出,国军的军力水平之低和日军无法比。炸毁清末修的铁桥都这么难。有关日军修复铁桥的记载我看到了。总的来说,国军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把桥一步步地架了过来,在日军的炮火轰击下束手无策。

日军的“打通大陆交通线”战役是其在华动员兵力最多的一次大型战役。国军当时迅速集结兵力都相当困难,结果日军势如破竹。除了方先觉率领的国军第十军在湖南衡阳,和武庭麟率领的国军第十五军(64、65师)、第十四军(94师)在河南洛阳有效地进行了殊死的抵抗外,国军都被全力攻击的日军打得惨败;且其他国军部队对衡阳和洛阳的增援都告失利。日军从河南长驱直入直到广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