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怪中国?韩国人面对这次“灾难”居然如此甩锅 – 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提供简单易用的开发工具及广泛的软硬件支持 - 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

扫码订阅

这几天,韩国正在密集开会,只为应对一个难题。

1月31日,韩国环境部官员再次出席雾霾防治对策研讨会,讨论治霾措施。自从1月下旬以来,类似会议已不计其数。

韩国正在面临一场灾难?![/b]

这并不是外界的无端猜测,而是韩国总统文在寅针对本国日益恶化的空气状况的最新表态。

据韩联社报道,在此前于1月22日于青瓦台召开的国务会议上,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日趋严重的雾霾天气正给国民带来巨大痛苦。

“有必要将雾霾与严寒酷热一同视为灾难,采取有力的应对措施。”他说。

全怪中国?韩国人面对这次“灾难”居然如此甩锅

▲韩国总统文在寅(新华社)

而说起对“雾霾”的应对措施,有些韩国人却把矛头指向了中国,认为中国需要对在韩国境内肆虐的雾霾负责。

这个锅,中国当然不能背!

小锐[/b]这么说,可是有充分理由的。

中韩环境官员连开三天会,话题离不开雾霾[/b]

新年伊始,“雾霾”就成为备受韩国政府关注的“绝对热点”,尤以1月22日为甚。

当文在寅在青瓦台谈及“雾霾灾难”时,据韩媒报道,第3次中韩环境合作政策对话会也于同日在汉城乐天酒店举行,会谈同样涉及“雾霾”问题。

按韩联社的说法,当天中韩两国的与会代表不仅就雾霾等环境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而且还“微妙较劲”。[/b]

报道称,中方代表在会议开场白中表示,当天汉城的可吸收颗粒物浓度较低,空气质量有所改善。

韩媒称,“这番话被外界解读为:韩国在雾霾问题上无需怪罪中方”。

而韩方代表则回应称,韩国政府不能满足目前的空气质量,正致力于制定更加严格的可吸收颗粒物预警标准。

言语之中,似乎认为中方所做工作还不够。

全怪中国?韩国人面对这次“灾难”居然如此甩锅

▲1月22日下午,在汉城乐天酒店,中韩环境官员出席会议。(韩联社)

这样“微妙”的讨论,在此后又持续了两天——第23次中韩环境合作联委员会于1月23日至24日举行,讨论的还是共同治理雾霾等大气污染问题。

据韩国KBS电视台网站报道,中韩两国在会议中商定,为提高雾霾应对能力,将联合构建早期预警系统,快速并准确地进行雾霾预报。

雾霾全怪中国?这锅中国不背[/b]

“雾霾”在此时成为热点,不是没有原因。

据韩媒此前,韩国空气的PM2.5浓度随着季节变化而起伏,从晚秋起升高,冬春之交达到顶峰,夏季则锐减。

而眼下,正是冬春之交。

“上周细颗粒物浓度很高的日子史无前例地多,国民经受了很大痛苦,未能痛快地解决这一郁闷的问题,我内心非常抱歉。”文在寅在国务会议上说道。

文在寅亲自出面道歉,无疑让其下属如坐针毡。[/b]

韩国环境部长官赵明来1月22日对媒体表示,已要求环境部大气局长用职务作担保,全力整治雾霾。

全怪中国?韩国人面对这次“灾难”居然如此甩锅

▲韩国环境部长官赵明来(韩联社)

而赵明来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在当天公布的政府工作评估结果中,他与其领导的韩国环境部双双获“不及格”差评。

压力层层传导之下,中国竟然成为韩国一些人“甩锅”的对象。[/b]

韩联社1月16日报道称,韩国专家们普遍认为,韩国的飘尘现象总与境外流入有不解之缘:“国内污染源顶多造成轻度污染,重度污染大多是境外空气作祟。”

这里所谓的“境外”指哪里?

韩国“朝鲜日报网”遮遮掩掩地给出了结论:在从中国等外国带来可吸入颗粒物的偏西风变强后,韩国有时就会发生严重的雾霾。

而汉城市长朴元淳更毫不客气地“点名”中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韩国50%至60%的雾霾是受中国影响。

全怪中国?韩国人面对这次“灾难”居然如此甩锅

▲1月15日,韩国汉城雾霾天气持续,城市灰蒙蒙一片

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更试图大做文章,借此向文在寅政府发出批评,例如韩国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的国会代表罗卿瑗就宣称文在寅在竞选总统时曾承诺与中方交涉雾霾问题,但至今未兑现。

但事实上,针对韩国方面企图甩锅的种种行径,中方曾作出明确辟谣——

去年12月28日,中国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应询表示,汉城市的污染物主要来源于本地排放。

这一点也得到了外媒的认同,英国《泰晤士报》1月28日报道称,有研究显示,韩国内部因素对空气的污染比外部因素大。[/b]

用数据说话[/b]

即便如此,在韩国一些媒体和政客的渲染下,一些韩国人已经形成了“雾霾问题责任在中国”的“刻板思维”。

例如有外媒报道,去年11月汉城发生重污染天气过程,韩国气象厅发布雾霾警报后,便有韩国民众向青瓦台请愿,要求韩国政府通过外交渠道与中国沟通,解决雾霾问题。

然而,情况真的如那些人所想吗?

“雾霾天就指责中国?这或许是个错误”[/b],韩国《韩民族新闻》去年年初曾援引韩国国立环境科学研究院的研究结果报道称,1月在汉城的那场雾霾,没有一天是国外因素占主流。

“关于中国雾霾对韩国的影响,现在既没有共同研究成果,也没有确切权威资料,因此无法直接指责中方。”报道说。

全怪中国?韩国人面对这次“灾难”居然如此甩锅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1日,第十五届中日韩三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所)长会议在韩国釜山举行。(图片源自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官网)

而在去年12月28日的那场发布会上,刘友宾也曾拿出11月汉城雾霾期间中韩科学家团队的研究论证为依据指出:

“中国专家团队的分析显示,该时段并未发生大规模、高强度的平流输送。而据媒体报道,韩国专家团队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不仅如此,刘友宾更是公布两组对比信息直指问题本质:

一是近年来,在中国空气质量持续大幅改善的情况下,韩国汉城细颗粒物(PM2.5)浓度却并无改善甚至有所上升;

二是作为细颗粒物重要前体物的NO2,汉城市2015-2017年的浓度均高于中国的北京、烟台、大连等城市……

合作治理雾霾,已成中韩两国政府共识[/b]

“如果一味埋怨传输影响而不正视自身矛盾,就抓不住主要矛盾,耽误了治理大气污染的最佳机遇。”

1月21日,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就韩媒炒作“中国大气污染影响韩国”问题如是评论道。

与韩国一些人意气用事地提出“汉城治霾无用论”的做法不同,刘炳江指出,“多国治理经验表明,区域大气污染治理过程中,大城市的本地排放治理尤为重要。”

在他看来,治理污染应该在立足治理本地污染的基础上,加强区域合作,把握住自身减排的关键期。

全怪中国?韩国人面对这次“灾难”居然如此甩锅

▲生态环境部1月例行新闻发布会现场

关于合作治理这一点,中韩两国有关方面可谓不谋而合。[/b]

韩联社报道称,文在寅在国务会议上表示,深知国民对来自中国的大气污染有所担忧,但中国也在深受其苦。

对此,他提出的解决之道是:两国有必要加大合作力度,共同治霾。

并且他还要求有关部门开展外交努力,共同构建韩中可吸入颗粒物预警体系。

韩国《京乡新闻》指出,韩国政府层面强调“合作”而非“抗议”,因为一味责怪中国的情绪无助于大气污染问题的解决,带不来任何实际利益。[/b]

令人欣慰的是,合作治理雾霾已经成为中韩两国政府的共识。

“中国愿积极继续参与全球环境治理进程,分享相关经验和研究成果,为亚太地区和全球可持续发展贡献我们的力量。”刘炳江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