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远和平村一游,可以看出“党国军人虚报战绩,已近无耻”! – 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提供简单易用的开发工具及广泛的软硬件支持 - 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

最权威的博彩评级网站

不得不佩服网络水军捧果军臭脚的能力,吹完张团副又吹孙果果,吹完孙果果又吹薛吹吹,吹完薛吹吹现在开始吹胡琏,总之果军个个是高大神勇一泻千里。看完水军们吹这些人,马上明白一个事实:这些都是和GD没啥关系的,比如真正抗日战绩极为出色的卫立煌、王耀武、杜聿明、傅作义、李宗仁,水军们一句话都不提!比如远征军中战绩绝不在孙果果之下的廖耀湘、郑洞国,甚至戴安澜、张自忠也绝口不提, 一天拿起张团副、孙果果、薛吹吹的臭脚来捧。

端午节去贵州省镇远县一游,该县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镇远在抗战期间还有一个重要角色,当时是果军关押日军战俘的2个收容所之一,即“军政部第二俘虏收容所”,现在叫和平村。原是晚清时期镇远总兵署的中衡衙门,民国初年改建为贵州省第二模范监狱,该所是全国的2个日军战俘收容所之一,1939-1944年6年间承担关押日军战俘任务,比如湖南方向的日军战俘主要在这关押。

我们知道交战双方夸大敌军损失缩小自身损失是常有之事,纯属数字游戏,比如薛吹吹就吹第三次长沙会战“击毙日军5.8万”,尼玛日军进攻长沙兵力总共就5.8万,被薛吹吹全部排队枪毙了,然而这种注水牛肉的战绩居然现在也有人信!有些人是故意歪曲,有些人则是智商无下限。但是!今天我想说的是!双方战绩中被俘数这一硬指标是完全没法注水的!尤其是相关资料完全解密供后人参观情况下。那么,作为全国唯二的2个日本战俘收容所,主要关押湖南方向日军战俘的镇远和平村,关押过多少日军战俘呢?1939-1944年六年期间,先后关押过600多人.......没错,真的只是600多!而且是五、六年时间。

这个数字真的很沉重,因为镇远和平村关押的战俘数量是全国(不含GD和远征军)的差不多40%,也就区区600多人。同时也则面说明了果军战绩多么的水,果军抗战多么的无能,这就是所谓的“干货”。比如薛吹吹的所谓“天炉战法”真有击毙日军5.8万这么厉害,光第三次长沙会战起码应该有几大千战俘了---不要瞎几把扯日军多么顽强玉碎,一场能击毙日军5.8万的战役,果军应该完全能控制战场,按击毙数/被俘数20:1哪怕按50:1比例,也应该有几千战俘!何况和平村那600多人,薛吹吹有一半木有?有心人去镇远和平村游玩时,可以查阅收容日军战俘的资料比如时间比如地点,可以大致推算几次长沙会战日军实际损失,个人觉得日军自身记载的,远比薛吹吹上报的真实得多。

难怪当时的军政部次长(副部长)徐世昌说薛吹吹:党国军人虚报战绩,已近无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6楼jh2526

在说一下所谓的“东方斯大林格勒”,注水牛肉之最的“石牌大捷”。除了提振民心之外,在抗战后期,夸大中国军队的战绩更是可以为帮蒋介石从美国那里争取到美援。比如国民政府在1943年6月对“鄂西大捷”的宣传,据时任第18军18师参谋长的赵秀昆在《抗战期间武汉失守后的十八军》一文中回忆:“...18师在撤退中发现日军已经趁夜全线撤走,向军长方天报告……(我)直接以电话报告军令部。蒋介石接到报告后喜出望外,命军令部次长林蔚直接以电话告18军军长方天,大意:你们这次打了一个大胜仗,国内外影响都很大,老头子很高兴,指示要大加宣传,按一般程序上报战报来不及,你们速拟一简要战报用电话直接报到军令部。方天令我亲拟战报,肆意夸张,军令部更进一步虚构、夸张,这就出现了6月3日重庆《中央日报》以及各大报纸的‘鄂西大捷之经过’的战报报道:‘据军委会发表,我军以石碑要塞为轴心,诱敌至要塞地带,我统帅则特颁手令于要塞守备部队诸将领,明示以此为我国之史达林格勒,为聚歼倭寇之唯一良机,严令全体官兵固守要塞……敌军屡以密集部队向我要塞决死猛攻,我守备部队待其陷于我火网之内以后,予以全部歼灭,使之无一生还。……自十八日至今,敌军伤亡人数至少三万人以上’其中除‘仅北斗冲一地者即有二千三百具’是我信笔编造外,其余敌军总兵力和什么蒋介石手令,都是军令部捏造的。就18军正面而言,日军至多使用上三四千人兵力,却夸大为两个师团,把敌人伤亡夸大为几万人,更不可能是事实。”

蒋介石之所以不遗余力制造“石牌大捷”,背后大有深意。但蒋的“深意”似乎取得了反效果,据当时专司驻美的国舅宋子文给称,鄂西大捷”的数据受到了美方的严重质疑:“文(宋子文)意:稍具常识之人,必觉我方如仅获如此少数战利品,敌人决无五万余人之死伤。以各国战事常例判断,敌方死伤不能超过五千人。无怪美军部及史梯威不信鄂西战事之激烈,更不信敌人此次有胁迫陪都之企图,而证明文以前向军部及各人所述鄂西战况,为不实不尽。窃查我方军事宣传之幼稚,已非一日,往往以儿戏视之。且其报告损害政府之威信甚于敌人之宣传,其效用等于第五纵队参加工作。文代表钧座驻外三年之间,工作受其影响殊深。是以恳请钧座切实调整,以精干人员主持军事宣传。缺乏常识者,仅授以宣传大纲数条决不能纠正此种错误。务乞赐予特别注意为祷。”

7楼AD73

这有何奇怪。80年代在美国被暗杀的江南先生生前就批判国民党夸大战绩指出“国民党在三年内战时期宣布的消灭中共军队人数总和超过一个亿”

更多精彩内容